《从中药的毒副作用谈中医中药的关系》

发布日期: 所属栏目: 医药卫生

摘要: 大凡药物都有一定的偏性,古人亦称“毒性”。中药由原来大众认为是“天然无毒的”,至现在其毒副作用被频频曝光,引发了人们对中药安全的疑虑,舆论也有借此封杀中药的势头。其实中医能通过辨证论治而“补偏救弊”;药剂师通过对含有毒性成分的药物不同的加工、炮制,不仅能帮助医师提高疗效,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消除或降低了药物的毒副作用,基本上保证了临床用药的安全性。即若要减少中药的毒副作用,中医中药两者的配合非常必要。

关键词: 中药;毒副作用;中医;中药;关系

一、中医界一直正视中药的毒副作用

  中医从未否认中药有毒副作用,自古以来就有“是药三分毒”的说法,早在2000年前《神农本草经》里就谈到药物分三品:上品药物有滋补、延年益寿作用;中品药物不补不泻,药性平和;下品则多数中药大都有毒副作用。中医药教材中都为学生明确标明中药的禁忌,譬如漏芦,气虚、疮疡、孕妇忌服。也就是说,中医界从未自称中药无毒副作用。2000多年前中医就有“人参也能杀人”、“大黄也能救人”的说法。药能治病也能致病,用得好、用得巧可去沉疴;滥用则伤人正气,甚则致命。

  二、中药缘何成了不良反应的“祸首”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新加坡提出黄连有毒副作用,人们开始重视中药的毒副作用;之后,牛黄清心丸在韩国也出现不良反应;现在中药不良反应频频被曝光,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龙胆泻肝丸可能导致肾损害,市面上畅销的“排毒养颜胶囊”因含有大黄被怀疑长期服用造成继发性便秘。为什么在近年发现中药的毒副作用更多?

  1. 国外“废医存药”使中药脱离了中医

  西方文化思维模式成长起来的外国人,认为中医理论太过抽象,而中药则疗效确切;因此使用中药通常不考虑中医的辨证论治,而是按着西医西药的诊断、治疗思维模式来使用中药。更有甚者将中药作西药用,遇到高血压就用钩藤、草决明;见到细菌性感染,则施以黄芩、黄连。但若是虚阳上越型高血压,或是虚寒性细菌感染者,用了这些药不但无效,且易致毒副作用。

  日本顺天堂曾经是生产小柴胡汤为主要产品的世界上最大的汉方医药企业,但由于日本对中医药的政策是“废医存药”,不懂得中医辩证论治的理论,只将小柴胡汤应用于某几种疾病,结果药物的临床效果大打折扣,最终出现致人死亡的现象。一个国际性的大企业就这样破产了。

  由此可见,如果仅是药物出口到国外,而中医没有走出国门,中药脱离中医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就是一堆“草”。

  2. 中医中药的主要人为因素

  2.1中医师方面

  2.1.1剂量过大:自古有“中医不传之谜在于剂量”,用之不当或用药过量就可能造成严重毒副作用。但近年来有些现代中医为求速效、显效,对这些药物性能未标明有毒的“无毒中药”用量远远超过了历代医家,甚至置《药典》规定于不顾,擅自加大中药的用量,带来了很多不良反应。如细辛常用量为3~6g,过量应用可导致呼吸减慢,反射消失,最后因呼吸麻痹而致死。

  2.1.2药证不符:中医治病精于辨证,辨证是论治的基础,若医师辨证失误或根本就不分寒热、虚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势必导致药不对证,寒热错投,攻补倒施,不但达不到治疗效果,且延误最佳治疗时间,甚至造成毒副作用,是使用中药的大忌。如:人参只适用于气虚证候,若用于阴虚有热者,将出现头晕心悸、咽痛鼻衄、口舌生疮、便干纳差等所谓“人参滥用综合征”。

  2.1.3配伍不当:若医者不注意按“君、臣、佐、使”原则配伍组方,或用药时不注意药物相互关系,或因疏忽而将不宜配伍的药物合用,势必造成药效降低,甚至产生毒性。如半夏甘遂汤中甘草与甘遂同用时,当甘草的用量大于甘遂用量时,则有相反作用,且随着甘草用量越大则毒性越强。此外,若中西药配伍不当,也会引起毒副作用。如山楂、五味子、乌梅等与磺胺药同时使用会引起血尿。

  2.2中药师方面

  2.2.1加工炮制不当:加工炮制中药是中医的精髓之一,炮制不当很容易导致毒副作用,对中医的临床疗效也有较大的影响。例如:柏子仁用于宁心安神时要通过去油制霜,否则会产生滑肠致泻作用;何首乌生品滑泻而伤及脾胃。有毒中药如生南星,不经炮制则一般只能外用;其它如马钱子、川乌、巴豆等有大毒的中药需严格炮制,否则易发生严重毒副作用。

  2.2.2调配不当:调配人员粗心大意,毒性药物管理不严,如误将朱砂当褚石使用;或将毒性中药剂量看错,配方时不认真核对处方,会产生人为的不良反应。还有些药剂人员不太注意炮制对临床的重要性,在调配医者处方炒苡米、炒白芍、酒大黄等时,因临时药房无货,而擅自以生苡米、生白芍、生大黄等代用,亦会产生毒副作用。

  2.2.3药品质量伪劣:药物的质量优劣直接影响临床疗效,但少数调剂人员素质差、责任心不强,或技术差、不能严格把关,让大肆掺假混伪的药材用于临床,自然会产生各种毒副作用。如炮山甲中吸入明矾(明矾的主要成份为硫酸钾,内服量0.6~ 1.5g,若过量则会引起呕吐等不良反应)后再行干燥的恶劣行径,人为地增加了中药的毒副作用。

  三、中医中药相辅相成是良策

  中国传统医学自古以来就是医药不分家,中医药讲究即医即药,以医带药。《周礼》曰:“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即对医药之间的关系作了言简意赅的概括。它的意思是说医师要能在识别药害的基础上,化害为利、化毒为药,从而实现医疗目的。从这句话中不难看出,中医药学是一门医理与方药相辅相成的整体科学。医为本,药为使,医之不存,药将焉附?一方面,中药的使用必须在中医理论指导下进行;另一方面,中医的临床则依靠中药的加工炮制为其服务。

  1. 中医师辨证用药,不以中药替中医

  1.1正确地辨证论治

  中医认为,“医药为用,性命所系”;因此,中药只能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辨证使用,全面了解其功效主治、用法、禁忌症等,按照配伍原则立方选药。若以中药代替中医,则让中医药丢了魂。

  1.2掌握配伍禁忌

  中药配伍在于增强疗效和降低毒副作用。其配伍禁忌有传统的“十八反”、“十九畏”,199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明确规定不宜同用的药物有33种[1];因而临床医师应谨记避免合用,否则会产生剧烈的毒副作用或降低和破坏药效。如人参、丹参等药与黎芦同用,就会产生毒副作用。但更要重视不属于“十八反”、“十九畏”的中西药合用的配伍禁忌。

  1.3严控药物用量

  剂量准确是药物安全有效的可靠保证。鉴于中药治疗量与中毒量十分接近,医师要按药典规定剂量选方用药,不能随意更改。在临床运用中不断总结经验,使中药剂量既有固定严格性,又不拘泥失去其灵活性。因中药引起的毒副反应,很多是因剂量过大所致,即便是无毒药,如果过量服用,同样可出现副作用。如《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的甘草,现有资料报道,若长期大量服用,就可出现脘腹痞满或水肿等毒副反应。此外,临床上根据“以毒攻毒”的原则,常用马钱子、轻粉等一些毒性较大的药物来治疗关节炎、梅毒等顽固性疾病,但一定要严格控制药物剂量。

  1.4药物的制剂服法

  某些有毒药物,需要久煎以减低其毒性。如乌头、附子中含乌头碱成份,对心脏有毒性作用;经过久煎,使乌头碱破坏,降低了毒性,而且还可以增强其强心作用。

  中药汤剂的服用方法也有讲究,亦属辨证用药的重要环节之一。如遇真热假寒或真寒假热证需用反佐法,即寒药热服或热药寒服;若服法错误,则往往加重病情。

  2. 中药师规范炮制,熟谙辨证论治

  2.1熟谙辨证论治

  中药师要切实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承担起辨证论治的职责和义务,对中医师所开的处方进行审核,向患者提供用药指导和服务,以保证用药安全、合理、有效。如寒湿腰痛的患者来店购药,如药剂师不懂辨证,就有可能让病人购服六味地黄丸、壮腰健肾丸等,这些中成药不但治不好腰痛,反而会加重病情。若能较好地辨证,就能祛弊得利,抵制毒副作用。

  2.2规范加工炮制

  中药师应严格遵照药典的要求,按照医疗、调配、制剂的不同要求,科学地依法炮制各种有毒中药,使药物“明其利而用之,知其弊而制之”,才会增强疗效,降低其毒副作用。绝不可因为怕麻烦而减少任何一道炮制工序;只能外用的中药,绝不可内服,以保证临床用药的安全性。

  此外,药剂人员对有配伍禁忌或者超剂量的处方,首先应当拒绝调配;必要时,须经处方医师更正或者重新签字后,方可调配。

  2.3加强质量监管

  中药质量好坏是关系到临床疗效和国际化的问题,质量是中药的生命。要加强中药种植、采收、加工、产地、流通和使用的全过程的监督管理,从源头上治理不合格的中药。在中药质量检验合格后,才能入药。

  3.勿丧失中医中药发展的土壤――东方文化背景

  中药近百年来衰弱的过程,主要原因是随着西方文化在中国逐渐占据主导地位,中医已丧失了其发展的土壤――东方文化背景。现在完全以西方文化思维模式成长起来的人,无法理解和接受中医。他们非要用细化中药效果的西方文化的思维模式来套中医理论,无疑是削足适履,是对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的抛弃,将使得按照中医理论辨证使用的“中药”会变成当今西方的“植物药”。

  中医和中药是老祖宗通过上千年实践给我们后辈留下的宝库,世界卫生组织评论“中医药是世界传统医药的榜样”。中医药怎样正确认识和科学处理中药的毒副作用?如何从根本上扭转舆论要“废除中医”、“封杀中药”的中医中药窘境而走向世界?中医药工作者面临着巨大的机遇和严峻的挑战,只有中医中药人员同舟共济,相辅相成,既不能因噎废食,搞全盘西医化;更不能脱离中医的辨证而使用中药,才能有效地减少中药的毒副作用,促进中医的发展和中药的现代化。

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期刊总库:http://www.qk06.com/ 权威期刊发表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