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胡疏肝汤加减治疗胁痛施治体会》

发布日期: 所属栏目: 医药卫生

摘要: 目的 观察柴胡疏肝汤加减治疗胁痛的临床疗效。方法 158例符合中医辨证属胁痛的患者, 随机分为治疗组(80例)与对照组(78例)。对照组采用元胡止疼胶囊治疗, 治疗组采用柴胡疏肝汤加减治疗。观察两组临床效果。结果 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6.25%, 高于对照组的60.26%(P<0.05)。治疗组复发率为8.75%,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0.51%(P<0.05)。两组均无其他不良反应。结论 柴胡疏肝汤加减治疗胁痛效果满意。  

关键词: 柴胡疏肝汤;胁痛;中医中药

胁痛是指以一侧或两侧胁肋部疼痛为主要表现的病证, 常有饮食不节、情志不遂、感受外湿、跌仆闪挫或劳欲久病等病史。胁痛病位在肝胆, 又与脾胃及肾相关。其病理因素以湿热、血瘀、气滞、阴血虚等为主, 治疗当以疏肝、和络、止痛为基本治则。西医可见多种疾病, 如急慢性肝炎、胆囊炎、胆结石、胆道蛔虫、肋间神经痛、脂肪肝、肝硬化等。本文对158例胁痛患者进行对比观察, 现报告如下。

  一、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4年2月~2015年2月入院的158例符合中医辨证属胁痛患者, 随机分为治疗组(80例)与对照组(78例)。治疗组平均年龄(46.5±5.6)岁, 平均病程(1.4±2.5)年;对照组平均年龄(48.5±5.6)岁, 平均病程(1.4±2.6)年。两组患者年龄、病程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诊断标准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胁痛的诊断标准。其性质表现为刺痛、胀痛、灼痛、隐痛、钝痛等不同特点。伴胸闷、腹胀、嗳气呃逆、急躁易怒、口苦纳呆、厌食恶心等症状。

  1. 3 治疗方法 对照组给予元胡止疼胶囊(广东环球制药)口服治疗, 3次/d。治疗组根据胁痛的临床表现, 采取清热利湿, 舒肝行气, 活血化瘀的治则, 采用柴胡疏肝汤加减治疗, 药方组成:柴胡、枳壳、白芍、香附、川芎、虎杖、当归、川楝子、元胡、甘草各10 g, 郁金6 g, 白花蛇舌草30 g、贯众12 g, 水煎顿服, 2次/d, 亦可随症加减。均以20 d为1个治疗周期;可根据病情连续治疗1~2个疗程, 治疗期间控制饮食, 戒酒, 限高脂食物。

  1. 4 观察指标 进行血、尿、便等常规体检, 检查心、肝、肾功能等指标;观察两组临床治疗效果及不良反应情况。

  1. 5 疗效评定标准 显效:临床症状明显改善, 体征明显消失, 各项指标明显改善;有效:临床症状、体征部分改善, 肝功能指标部分恢复, 但总体疗效不甚理想;无效:经治疗临床症状、体征无改善, 甚至出现加重。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例数×100%。

  1. 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论文代写计量资料以均数± 标准差(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 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二、 结果   2. 1 临床疗效 治疗组显效36例, 有效33例, 无效11例, 总有效率为86.25%;对照组显效24例, 有效23例, 无效31例, 总有效率为60.26%。治疗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0.05)。   2. 2 复发率 治疗3个月后, 治疗组复发率为8.75%(7/80),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0.51%(16/78)(P<0.05)。   2. 3 观察指标及不良反应 两组治疗后血、尿常规及肝肾功能测定均未现异常;肝功能均有明显改善, 两组均无不良反应。   三、讨论   胁痛为临床常见病, 《诸病源候论》云“胸胁痛者, 由胆与肝及肾之支脉虚, 为寒所乘敞也” , 《丹溪心法·胁痛》云:“胁痛, 肝火盛, 木气实, 有死血, 有痰流注。”柴胡疏肝汤方源于《景岳全书》, 主治肝气郁滞证。胁肋疼痛, 或寒热往来, 嗳气太息, 脘腹胀满, 脉弦, 功善疏肝解郁, 行气止痛, 适胁肋疼痛诸症。柴胡配枳壳泻脾气之壅滞, 调中焦之运动与柴胡同用一升一降, 加强疏肝理气之功, 以达郁邪;枳壳、香附增强疏肝行气, 活血止痛之效, 故服后肝气条达, 血脉通畅, 痛止而诸症亦除[1]。白芍、甘草配伍治腹中拘挛而痛者, 小儿夜啼不止、腹中拘急亦奇效[2]。川芎行气开郁, 活血止痛, 理血中之气;郁金行气中之血。当归补中有动, 与柴胡、川楝子、元胡共理血中之瘀滞。《泉州本草》谓白花蛇舌草具:"清热散瘀, 消痈解毒”, 与贯众共举清热解毒消炎止痛之功。故临床遇胀痛痛无定处, 情绪激动加重, 酌加厚朴、半夏以宽胸畅通宣泄郁气;当遇刺痛痛有定处, 安静及按压时加重, 以气滞血瘀阻络刺痛, 舌质紫暗, 脉象沉涩, 加减祛瘀通络之桃仁、红花;遇症见灼痛皆因饮食不节, 食肥甘油腻, 郁结少阳口苦口腻, 脉弦滑数, 湿热之邪郁于肝胆、累及脾胃为主, 清化湿热需忌大苦大寒, 亦勿忘利其二便加山栀、黄芩、车前子。见胁下隐隐作痛, 按之痛舒, 皆因久病耗伤, 劳欲过度, 使精血亏虚, 累及脾肾为多见, 肝络失养隐痛悠悠不休, 加生地黄、黄精以补中寓通, 养阴而无滋腻。本病病机复杂, 正虚邪实常同时存在, 鲜有单纯属某一证型者, 易迁延难愈, 不易速效。只是在病程不同阶段, 邪正亦有主次之分, 轻重缓急之异。故临床以柴胡疏肝汤加减勿忘“谨守病机, 各司其属”。无论外感或内伤胁痛, 只要调治得法, 药证相合, 一般预后良好, 但应防止失治误治, 久延不愈, 演变为积聚, 鼓胀重证。

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期刊总库:http://www.qk06.com/ 权威期刊发表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