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反腐与现代化》

发布日期: 所属栏目: 政治法律

摘要: 在公民的政治参与意识日益高涨的背景下,公民网络政治参与越来越成为一个常态,而其中的“网络反腐”日益呈现出强大的功能,展现出诱人的魅力。因此,探讨在当前现代化背景下网络反腐的内在机理与长效机制的构建对当下国家现代化治理有着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 现代化;网络反腐;长效机制

亨廷顿在其《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提到“显而易见,社会动员和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在政治上更稳定、更太平……事实上,现代性孕育着稳定,而现代化过程中却滋生着动乱”,“某个国家处于变革时期的腐化现象比该国在其它时期的腐化现象更为普遍……原因有三:首先,现代化涉及社会基本价值观的改变;第二,现代化开辟了新的财富和权利来源,从而进一步助长了腐化行为;第三,现代化通过它在政治体制输出方面所造成的变革来加剧腐化。”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也就是印证亨廷顿所表达的观点。但不同的是,信息化的时代让现代公民有更多的方式、手段来遏制腐化带来的负效应,“网络反腐”便是作为一种新的反腐方式,公民通过网络政治参与来满足自身不断发展的民主意识与网络政治参与意识。

一、国内外研究综述

    国内外对如何适应网络时代反腐败的趋势讨论日趋激烈。刘文福所著的《网络政治:网络社会与国家治理》最早地从宏观层面论述了网络社会与实体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程金福所著的《当代中国媒介权力与政治权力的结构变迁——一种政治社会学的分析》则从媒体权力与政治权力之间的博弈与角逐论证了“揭腐报道” 的兴起政治层面的需要;韩恒的《网络公共舆论的生成与影响机制——兼论网络反腐的内在机理》从事件的“曝光”→网络传播→传统媒体的跟进报道→进一步的网络传播→网络公共舆论的生成→产生“防微杜渐”的反腐作用,着重地论述了网络反腐形成的内在机理。

国外的相关研究,主要将网络反腐现象集中在电子政府框架内讨论网络反腐在信息流通中的作用,而非将其作为社会运动的舆论媒介加以考察。丹麦学者Thomas Barnebeck Andersen对149个国家进行1996 年和2006年的电子政务实践进行比较,发现10%-90%的电子政务工程减少了10%-23%的腐败。Rajeev K.Goel认为,网络点击率决定了网络认知,而网络认知增加了信息流和对腐败行为的察觉,从而抑制了潜在的受贿和寻租;强调网络以其固有的传媒特性,可以集中关注陷于涉腐舆论的政治家,以达到反腐效果。

二、现代化与网络反腐概念界定

1.现代化的涵义

丹尼尔·格纳解释为“现代化之所以具有其自身某些明显特质的进程,这种明显的特质足以解释,为什么身处现代社会之中的人们确能感受到社会的现代性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城市化、工业化、世俗化、民主化、普及教育和新闻参与等,作为现代化进程的主要层面,它们的出现绝非是任意而互不关联的。”可以说,现代化是一个多层面的进程,它涉及人类思想和行为所有领域里的变革。根据马格纳雷拉的定义,现代化是发展中的社会为了获得发达的工业社会所具有的一些特点,而经历的文化与社会变迁的全球性过程。

2.网络反腐的涵义与形成机理

简单地从字母理解的话,网络反腐就是通过网络来达到反腐败的目的。有学者认为网络反腐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舆论监督,通过舆论监督来给腐败行为予以道义上的审视、评价和督促,同时对其失责、失德进行批评和谴责。也有部分学者认为网络反腐起源于“仇腐”和“仇恶”情结。另外一部分学者认为,网络反腐其实也是举办的一种方式,是一种放大的举报。在综合不同派学者的观点后,笔者认为网络反腐是社会共同体为了追求现代化过程中政治的核心价值,借助现代的网络技术通过网络曝光、揭露和举报方式来达到社会的公平、争议的目的的反腐败活动。

三、中国网络反腐的现状及问题所在

1.网络反腐事件数量逐年递增

2007年网络反腐事件总共有3起,而2008年猛增到12起,2009年到了15起,10年26起,到了11年,网络反腐已经不是新名词,民众在进行反腐败斗争过程中,都选择了网络反腐这种方式。由此可见,我国网络反腐呈现出越来越强劲的发展势头,民众的参与权与监督权得到了越来越充分的体现,民众的核心民主意识也在逐渐上升,反腐败斗争在逐渐地上升一个新的制高点。

2.网络反腐发展状况与政府的反腐败体系缺失有关

民众最愿意什么渠道参与反腐?2009年10月的《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腾讯网在线调查的数据显示:排在首位的是网络曝光,75.5%的人选了此项, 网络曝光已经大多数民众的主要选择。除了政府的体制方面的原因,网络反腐也有自身特殊的优势。一是网络技术的发展使民众参与政治更为快捷;二是网络反腐效果较好。因为网络曝光以后形成网络舆论,而迅速扩大的网络舆论形成一股庞大的社会力量,迫使政府不得不作为,利于对问题的解决。

3.网络反腐中虚假信息量大,容易形成非理性力量

“当举报者的信息一旦符合公众的信息心理消费需求,便会迅速引起更多网民的关注、转帖、评论和跟踪,并不断有新的材料补充进来,从而形成有个人转向集体的好大局面。”由于存在这种信息的获取途径更多的是通过了解、分享别人的经历或观点来实现的,极容易形成集体性的非理性力量,如不加合理引导与规范,则可能对司法机关正常办案形成过多干预,导致司法机关被舆论绑架,出现偏离法治轨道的“民意审判”,进而影响司法公正。

4.网络反腐的发展加快了反腐败的进度

对2010——2012年的网络反腐案例进行对比以后,我们可以明显地发现对于腐败案例的调查期在明显地缩短,惩治腐败更加的及时。由于网络反腐的声势大,使得政府不得不谨慎面对,积极响应。在这一方面,我们可以说网络反腐能够帮助反腐机构对腐败案件的调查取证,加快反腐的进程,打击腐败的嚣张气焰。同时,这也降低了调查的时间和金钱的成本。但是,网络反腐并不能减少官员腐败,只能说网络反腐能够警示官员兢兢业业,克服财富的诱惑,减少腐败的机会。

四、构建现代化网络反腐新格局

既然在现代化过程中,腐化不可避免,那么我们就将目光放在如何改善腐化。而网络反腐的兴起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契机。网络反腐在国内的发展,标志着我国的“网络社会”开始崛起,那么如何有效地协调民间与官方反腐手段呢?

1.信息公开

作为社会的主权者,民众有权知道政府机关是如何运用权利和资源的。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有助于政府建立更加开放的信息环境,并愈来愈成为现代社会民众获取信息的重要途径。政府可以随时在网上公布相关文件,为民众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提供基础条件。如果政府在这方面不作为的话,就会导致民众的网络监督的缺位甚至是失效。财产公示制度、财产申报制度等方式都是进一步提高政府透明度的举措,都是对公民的网络监督起到推动作用。

2.制度保障

网络反腐举报人往往在网络曝光后就会面对压力和风险。每年我们都可以听闻到针对证人、举报人的爆发致死、致残案件新闻不断。在此,我们应当考虑在国家法律法规制度中纳入适当措施,以便对举报人进行有效地保护。为了保护举报人,各地都有一些有效地尝试。例如开通“网络检务接待厅”24小时自动删除举报人信息、“网上密码举报”系统、“举报受理记录制度”、“涉及追究制度等等”都是比较成功的尝试。

3.积极沟通

互动平台的缺少使民众与政府难以进行有效的互动,导致相互之间的信息沟通不畅通,信息交流的滞后,将会严重影响公众举报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网民有举报后,政府部门反应迟钝,一些真实性无法验证的消息就会通过博客、论坛等网络媒介流传,容易以讹传讹。因此,政府应该积极与民众沟通,比如建立网络监督信息快速反映机制、整改纠风工作新机制、网络舆情采集中心等等,要为网络举报提供官民互动的直达渠道,让公民参与成为“富有意义的参与”。

4.法治教育

     结合上诉当前我国网络反腐的现状,一些低俗化、娱乐化的网络反腐倾向容易形成集体性的非理性力量,那么政府在这时候就应该出面进行有效沟通。当然合理引导。同时,政府应该加强民众的法治教育,让民众能够懂法知法,进而加强道德素质,合理地发挥民间的网络反腐力量,为反腐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让现代化过程发展更为顺利。

参考文献

[1]李斌.“网络反腐”的政治学分析[J].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10(9).

[2]龙俊,张艳军.网络反腐研究综述[J].理论期刊,2009(11).

[3]杜志洲,任建明.我国网络反腐特点与趋势的实证研究[J].河南社会科学,2011(3).

[4]刘烨,杨蕾.关于建立“官民联动”网络监督新模式的探讨[J].河南社会科学,2011(3).

[5]韩恒.网络公共舆论的生成与影响机制——兼论网络反腐的内在机理[J].河南社会科学,2011(3).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期刊总库:http://www.qk06.com/ 权威期刊发表机构。